農資頭條Project planning

又一個袁隆平:海稻之父,讓中國15億畝鹽堿地有救了!

來源:農資市場網 時間:2017年10月08日

分享: 標簽: 海稻

摘要:如果能夠在鹽堿地里用海水灌溉種植水稻,那意味著什么? 中國鹽堿地總面積15億畝,若都能種上“海稻”,按畝產300斤算,每年收成達4500億斤,足以養活2億人。

如果能夠在鹽堿地里用海水灌溉種植水稻,那意味著什么?


中國鹽堿地總面積15億畝,若都能種上“海稻”,按畝產300斤算,每年收成達4500億斤,足以養活2億人。

 

這看起來像癡人說夢,然而,陳日勝正將這個夢想變成現實。

640 (1).webp (19).jpg

 

自從培育出能在海水或鹽堿條件中生長的海水稻之后,在湛江的農田中摸爬滾打了30年的陳日勝被稱為“海稻之父”“海稻的締造者”。


有媒體甚至稱其培育的海水稻,是“一個種植界的哥德巴赫猜想”,有望解決全人類的吃飯問題。


就連袁隆平也稱他為“國內最早發現耐堿性強、抗病性強、生命力強的野生海水稻的專家之一”。


640 (1).webp (18).jpg


一份上帝饋贈的神秘禮物


陳日勝畢業于湛江農業專科學校(廣東海洋大學前身),學的是林果專業。從小生活在鄉村的他對大自然和“三農”有著一種天然的深厚情結。


1986年11月的一天,陳日勝和老師羅文列教授一起,到自己的老家廣東遂溪縣虎頭坡的海灘普查紅樹林資源。當兩人穿梭于白花花的蘆葦蕩時,陳日勝忽然看到一株1.6米高,看似蘆葦卻又結著穗子的植物在迎風搖曳。這種野生植物外形太奇怪了,他從未見過。


640 (1).webp (17).jpg

憑直覺,陳日勝猜它應該是稻子,可是誰又見過如此高大的“稻王”呢?再說,成熟的稻穗是金黃色,它卻是青白色的,而且穗子頂上有一小撮寸把長的芒刺,看上去又有點像麥子。陳日勝把穗子里的果實剝開來一看,里面竟是紅顏色的像米又像麥的顆粒。


640 (1).webp (16).jpg


這到底是哪類植物?陳日勝把它摘下來遞給老師看。羅教授仔細察看后,斷定它就是水稻,一種生長在海灘鹽堿地里的野生水稻,而且,這株水稻還出現同時開花、結實、抽穗的奇觀!


水稻還能長在海灘鹽堿地里?陳日勝產生了濃厚興趣。羅教授說:“中國蘊藏著豐富的種子資源,有眾多的野生稻品種,只不過沒被發現罷了。這是一個新物種,非常珍貴,你發現了它,一定要設法把它保護好育種出來……”


這是一份特殊的“作業”。老師這番話深深地印刻在陳日勝的腦海里。知道保存的最好方法是通過種植,讓它繁衍子孫后代。他細心取下那株野生海水稻中結出的522粒種子,在海邊開始了艱難的育種工作。

640 (1).webp (15).jpg



鹽堿地里見證神奇



海水稻一年一熟,試驗周期長,陳日勝單是普選稻種就做了好幾年:1987年種植400株,選擇優良單株51株;1988年種植51個株系,入選15個株系,選擇株高、熟期一致的單株80株……如此選種到1991年,才定型品系為“海稻86”,在10個株系中收獲種子3.8公斤。這批種子成了海水稻的“火種”。


2013年,陳日勝來到廉江縣營仔鎮下洋村,租下鹽堿地種海水稻。村委會的葉書記特地騎車趕來勸阻說:“這鹽堿地我們種過,都是顆粒無收。20多年來,我從沒見過里面能長出什么,勸你不要再種了,盡浪費錢!”末了這位村干部還很過意不去地說,你花200元一畝租了我們這些毫無用處的廢地,已經夠虧的了!

 

640 (1).webp (14).jpg


陳日勝知道對方是一片好意,說你就放心吧,保證能長出稻子來。五六天后,綠油油的秧苗破土而出,把葉書記驚得目瞪口呆。村民們見狀,也趕著來播種,陳日勝倒為他們擔憂起來,要知道,普通水稻在鹽堿地里是種不活的啊!不料,他們運氣極佳,因這年雨水特別多,把鹽堿地的鹽堿濃度沖淡了,稻子照樣長了出來。


10月,正是水稻抽穗灌漿的季節。廣東省的幾位農業專家慕名來到這里參觀,只見展現在眼前的是格子花布似的無邊無際的稻田。

 

640 (1).webp (13).jpg


金黃色的、青白色的,一大格一大格地交織在一起,在微風的吹拂下,泛起層層“漣漪”,空氣里彌漫著稻香。眾人站在田埂上,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地陶醉了。


大家蹲下身子,仔細察看兩種稻子的區別。普通稻子,金黃色的稻穗已彎下了腰,株桿矮,谷粒小且不夠飽滿。


青白色的海稻卻腰桿挺拔,連稻穗也是直的,谷粒飽滿,身高有1.6米,比普通稻子高了一大截。陳日勝說:“到下個月收割時,會有1.8米高,谷粒還會飽滿些。”聽了這話,專家們無不嘖嘖稱奇。


耗盡百萬家財全國試種


2013年秋天廣東因遭受臺風“尤特”的襲擊,大部分地區接連發生強降雨,造成嚴重災害當時他差點陷入滅頂之災。


“我租種的好多鹽堿地都很低洼,臺風過來時首當其沖。當時暴雨肆虐,海水倒灌,處于低洼的幾百畝海稻頃刻間化為一片澤國,已經長到半人多高的稻子隨之無影無蹤。眼看一片心血就要付諸汪洋,我是欲哭無淚……”

 

640 (1).webp (12).jpg


海稻浸泡在海水中整整13天。就在陳日勝瀕臨絕望之際,大水退了。讓他驚訝的是,自己的稻子不僅毫發無損,還長高不少,它們像一排排秦俑,威武雄壯地挺立在那兒。


陳日勝用手捏捏稻穗,發現谷粒又飽滿了許多。這說明海稻被海水淹沒以后,還在不停地吸收養分“長身子”,要是普通水稻,早就完蛋了。

 

640 (1).webp (11).jpg


海稻還有個好處,即使被臺風刮倒了,它照樣能生長而且不影響收成,而普通稻子一旦倒伏就死了。這種稻子的生命力實在太強了,當然與它所處的環境有關。你想,它整天泡在鹽堿地里,適應不了只能死亡。


多年種植和反復的科學實驗,使陳日勝對海稻的特性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這種稻子抗鹽堿、抗病蟲害、不需施肥鋤草,還抗旱、抗澇。但抗澇能抗到什么程度,他心中無數,這場百年不遇的洪澇卻無意中幫了大忙,破解了懸在陳日勝心中多年的疑問。

 

640 (1).webp (10).jpg


為了試驗種子在不同地域的適應性,陳日勝還專門趕到北京、山東、吉林白城和大慶、遼寧盤錦等地去租地試種,為此不知耗費了多少錢財和精力。


農業是個投資期長、回報低、風險大的行業。這么多年來,陳日勝都是一人種稻搞研究。為保護新稻種,他一直在進行保護性的投入,產出很少。


這么長時間的投入,資金從哪來?陳日勝靠多種經營。為了“反哺”育種海水稻,他在桂林、云浮等地種樹、養魚掙錢,還從事過建筑、修路行業。有一次為了籌集資金,他把一件自己最心愛的、價值幾十萬元的收藏品都賣了。

 


中國的東西就一定要留在中國!



陳日勝知道,要保護好這個新稻種,并讓它迅速壯大造福于民,靠他一個人單打獨斗是不行的。為此,他2011年10月投資250萬元,在自己的家鄉組建了專業合作社。


專業合作社的建立,為促進海稻的規模化、集約化生產發揮了巨大作用,2014年海稻種植面積從幾百畝一下子擴大到1000多畝。

 

640 (1).webp (9).jpg


合作社前期投入巨大,耗盡了陳日勝多年的積蓄。這年冬天,一家日本著名的種子公司找到陳日勝,想合作開發海水稻,條件是他赴日搞研究,待遇好得驚人。陳日勝卻不為所動。


其實這些年來,先后有十幾家國外機構找到他,或尋求合作或要求壟斷稻種,均被他一口回絕。因為陳日勝清楚,去外國研究成果就變成人家的專利了,這是我們的東西,一定要留在中國!

 

640 (1).webp (8).jpg


還有一個廣州老板非常看好海稻的前景,主動登門,愿意投入資金,但條件是:將來專利申請成功,國家下達專項科研資金以后,雙方“四六分成”———他六陳四(并先退回其所投前期資金)。“這不是耍手段套取國家寶貴的科研資金嗎?我不干!”陳日勝發火了。


對方卻振振有詞:“你白白拿四成,有啥不合算的?”陳日勝說:“哪怕倒過來,‘我六你四’,甚至‘我八你二’,我也不干!除非你真心投資入股,你拿大股份,我也情愿。”


幸運的是,北京富程集團董事長了解到他的窘境后,第一時間匯去100萬元支持,笑稱是“為了扶貧”,其實對方是被陳日勝20多年的堅持所感動。后來,陳日勝選擇了和富程集團合作。


苦心人,天不負



合作社運作經費全由合伙人負責,陳日勝得以大展身手。他不僅使海水稻畝產從最初的100斤增至300斤,2012年,又將遂溪產的海水稻送到北京營養源研究所檢測,數據顯示其64%的營養素高于普通精白米,富含膳食纖維、微量元素和氨基酸。再加上它沒有施過肥,是純天然的綠色產品,食用對人體健康更有利。


640 (1).webp (7).jpg


2013年4月,富程集團子公司海稻國際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陳日勝擔任副總經理,與40多人的博士和碩士團隊合作。


公司化運作讓海水稻項目進展加快:富程集團聯合國內鹽堿地集中分布地區的科研院所,開展海水稻多地試種觀察。試驗點從南到北展開。為此,陳日勝不時要到各地察看試種情況,足跡跨越大半個中國。


海水稻跨區域試驗行不行?海灘鹽堿地能種,內陸鹽堿地呢?通過全國試種,陳日勝解決了這兩大疑問:發源于廣東的海水稻,在從海南到東北三省沿海的鹽堿地里都能正常生長;地處內陸的黑龍江有多種鹽堿地,pH值高達9.3,種樹不活,但海水稻種活了。

 

640 (1).webp (6).jpg


多年來,陳日勝在海水稻發源地種植驗證,重度鹽堿地種下海水稻6年后,土壤得到改良,而中度鹽堿地只需3年;種植海水稻無需使用化肥和農藥。


陳日勝的海水稻引起了“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關注。2013年10月18日,中國國家雜交水稻中心副主任馬國輝受袁隆平委派,專程到湛江海水稻發源地考察,并參加了由中科院、國務院食品安全辦、農業部經管司和國土資源部等單位領導和專家參與的考察會。


640 (1).webp (5).jpg

 

會上,以中科院院士謝華安為組長的專家組,對海稻的生物學價值、社會價值、經濟價值予以充分的肯定,并提議把這一水稻新品種命名為“海稻一號”。他們認為,“海稻一號”的產業化發展必將對有效解決國家糧食安全、土地和水資源及全國6.3億畝鹽堿地開發等領域產生一系列重大影響。


專家們還一致認為,海水稻是一種特異的水稻種質資源,建議國家加強全面保護。他們還聯合簽名,將此提議上呈農業部,申請海水稻項目國家立項。

 


兩座長城,共筑中國糧食堡壘



有趣的是,2013年10月10日,在湖南超級稻高產攻關基地,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再創世界紀錄:平均畝產達1026.7公斤。世上的事就這般湊巧:袁隆平與陳日勝都畢業于農校;他們的突破都源于野生稻的發現:


40多年前,袁隆平和助手在海南頭頂烈日,腳踩爛泥,彎腰躬背地在茫茫綠海中一穗一穗地苦苦尋覓,終于在第14天發現了一株雄花花藥不開裂、性狀奇特的植株,由此開辟了雜交水稻新天地,為中國乃至世界的糧食大幅增產建立了不朽的功勛。袁隆平曾說:“如果沒有野生稻資源,要在水稻優良品種培育上有大的突破是很難的。”

 

640 (1).webp (4).jpg


29年前,陳日勝慧眼獨具,在廣東遂溪雜草叢生的蘆葦蕩里發現了一株野生海水稻。他說,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對自己影響最大。多年來,陳日勝堅信:海水稻抗澇、抗鹽堿、抗蟲害的特有基因,將有助雜交稻提升畝產量!


3年前,袁隆平提出,超級雜交水稻未來走“超模”路線,高度達到1.8到2米。而種在湛江的海水稻,株高已達到1.8米到2.3米———如此獨特的“身高基因”,或有助于實現袁隆平的“禾下乘涼夢”:水稻像高粱一樣高,稻穗像掃帚,人坐稻谷下乘涼。

 

640 (1).webp (3).jpg


陳日勝迫切希望盡快實施“海水水稻種子產業化工程”。在他的夢里,大海沿岸的不毛之地,內陸的鹽堿灘,最終都將變成稻花飄香的大糧倉。


袁隆平和陳日勝的“戰場”不同:一個淡水地,一個鹽堿地。但它們卻是國家糧食安全的兩座長城,將交相輝映。 



一次偶然的發現,幾十年如一日的堅持,成就了中國農業史上的偉大奇跡,面對不斷需要投入造成的資金短缺,面對各方拋來的誘人條件,他堅定信念,不忘初心,把一快快荒蕪的鹽堿地變成稻花飄香的大糧倉。

(來源:農場主+


更多農資快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農資農資與市場APP。

  • 編輯:《農資與市場》雜志社

下一條:明年起將征收雞糞稅、豬糞稅、牛糞稅!環保法這樣說!

上一條:微生物世界極其紛繁,你究竟能不能搞清楚生物有機肥?

最新評論刷新

匿名2017/10/17 14:11:08
哪怕是把某些方面的投入的十分之一投入到農業科技與制造業......
回復(0) 贊(0)
對話鼎天集團總裁李卓宇:站在未來,布局農業新版圖!

2019年4月中旬,“高端訪談”欄目對李卓宇總裁進行了現場訪問。《高端訪談》對話鼎天集團總裁李卓宇,將通過全面的深入交流,將呈現一個鮮活、富有情懷、腳踏實地的鼎天集團,為更多農業企業生存、發展、轉型、突破等提供可借鑒的價值。

推薦專題
獨家觀察:水稻區統防統治的來路與去路
如何完成從把農資賣到種植戶手里向幫種植戶施到田里的轉型,應該是農資人必須考慮的問題。轉型需求之下,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是有效途徑。統防統治一定是未來的趨勢,未來正在來,首先要做好當下。那么,當下做好統防統治的關鍵點是什么?
[ 查看詳細 ]
云南“誘惑”:被“蠶食”的農資“大蛋糕”
“為什么全國的農資企業全面進軍云南市場?、為什么云南農資市場現在如此火爆?、為什么昆明會聚集上千家省級銷售平臺?為什么特肥在這個地方如此受歡迎?以及為什么有些企業的業務員到了昆明以后搖身一變成了省級經銷商?
[ 查看詳細 ]

我和妽妽的性故事